勒芒朝圣,不枉此行

2313 4月16日 17:05

安纳西和里昂,我们都匆匆一瞥便离开,因为我们明白纵然这两个地方风景如画,却并不是我们此次法国之行真正的目的地——勒芒,这个赛车运动的发源地才是。

这个距离巴黎市区约2小时车程的小镇有太多的故事可说,而我相信每一位《Gran Turismo》的忠实玩家,也一定对曾经驰骋在勒芒拉-萨特(La Sarthe)赛道上的原型车如数家珍。

那么,现在你准备接受法国勒芒赛车文化的洗礼了吗?[5X:0107]

:round_pushpin:1、10块钱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勒芒的第二天,我们四人兴奋地起了个大早,然而当我把头探出酒店窗户发现——下雨。

似乎手机的天气预报从来没有像在勒芒这样准过,简直哔了狗了。不过运气非常好的是,当我们快到博物馆时雨居然停了,真是虚惊一场啊。

说说今天的行程吧。勒芒24小时耐力赛的萨特赛道在1923年建造,总长度为13.629公里,萨特赛道由布加迪赛道以及开放的公路赛段组成。
我们上午计划参观赛道大门口旁的勒芒耐力赛博物馆,如果条件允许顺带进入布加迪赛道内场看看。下午在去往巴黎前跑一跑萨特赛道的公路赛段——在非比赛日它们其实就是普通公路而已——不过别小看这段公路,著名的慕尚直道、印第安纳波利斯弯以及保时捷弯都包含在这里。

酒店距离目的地很近,不过一路拍一路走我们还是花了近一小时才到达。刚到赛道前的停车场高老师和张老师便立刻投入到了视频录制中。

视频正在录制时轰隆隆的声响从大门的另一侧传来。回头一看,原来是路特斯的3-Eleven和爱丽丝正驶向我们,高老师赶紧随机应变跟在这两辆车后面开始解说。

狠货可不止是路特斯,紧接着一列车队浩浩荡荡地向我们驶来。

才到停车场不到十分钟,空气中弥漫的汽油味便已经让我们这群勒芒游客感到无比的兴奋。

录完开场白我们与大门口的门卫进行了简单的交流。从他蹩脚的英语中,我们得到了如下信息:
1、勒芒博物馆非免费,需要先购买门票。
2、购票地点在博物馆收银台。
3、在赛道大门向他出示博物馆门票就可以进入赛道内的观众席。
哇,想不到参观博物馆和萨特赛道的愿望居然能够被同时满足,那还不赶紧买票!

这便是门票,只要区区10欧元而已——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唯一的不好,就是又为朋友圈平添了几分怨念与仇恨……

门票便宜,不过纪念品就很昂了,一块冰箱贴都要近50元人民币,而大一点的画册的价格人民币都超过了千元——算了不买,反正书很重也难得背。

:round_pushpin:2、不好意思这些车我都开过——在游戏里

终于进到博物馆里啦!需要注意的是博物馆门票仅供进出闸口一次,馆内除了赛车只有赛车,没有卫生间也没有卖花生瓜子矿泉水的——不过别担心,整个博物馆面积并不算大,即便驻足跪舔1个小时内逛完也没有太大问题,而且博物馆已经按照勒芒赛事发展的时间顺序把赛车一一陈列好,入馆参观只需按照既定线路走就可以了。

既然按照时间顺序陈列,也就是说越靠近出口的赛车发布时间距离现在越近。我把头往馆里一探心里大概默了一下。好家伙C组之前,也就是1981年之前的赛车,90%我都不认识,而展板除了法文就是英文,看来只有半看半猜的神游了——如果文中关于汽车历史的部分我表述有误或者不严谨,欢迎大家指出来共同讨论。

进入闸口后首先看到的,是这个放置着迷你赛车的展台。从墙上的黑白照片可以看出欧洲的赛车运动从很早以前便在孩子中开始展开了,可真羡慕他们。

在微弱的灯光下,我发现这辆1913年制造的汽车外表覆盖的不是车漆而是真皮,可真是一辆别致的老爷车啊。
车中网上的“Amédée Bollée”铭牌表明了它的身份——事实上Bollée家族在19世纪末期的法国非常有名,Amédée Bollée父子都是造车名家,只是父亲专注蒸汽车,儿子则在内燃机车上建树颇丰。

这辆由Bollée家族中儿子打造的Type F敞篷车产于1912年,它的4缸发动机拥有6.3L的排量,极速75km/h——别看没破百,这在当年可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另外这款车同时还是Amédée Bollée车厂打造的车身最大的车型。

这辆三轮汽车同样出自Amédée Bollée的手笔,现在看来依然拉风。你或许会问这个勒芒有关系吗?哈哈,其实勒芒博物馆里除了展示勒芒赛车,还收录了一些对汽车发展进程以及法国汽车发展史意义重大的车型,这就是其中一款。

汽车由德国人发明不假,然而发扬光大却是在更容易接受新生事物的法国,因此在博物馆里见到很多法国品牌的汽车也就不奇怪了。一个事实是在德国人发明汽车后没多久,法国人也开始争先恐后地制造汽车了,布加迪、雪铁龙、雷诺和标致四个法国汽车品牌中阿尔芒·标致的动作最快,造出第一辆车的用时只比卡尔·本茨晚3年,虽然只是一辆蒸汽三轮车——也不容易了,要知道当时的标致还在只是个五金制造商。

自1923年勒芒24小时耐力赛首次举办至今参赛车辆实在太多,而博物馆面积又有限,怎么办?博物馆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做一个勒芒参赛车辆模型陈列厅,这样就完美解决了车与占地面积的矛盾——即便如此这里也仅仅摆放了1949年重新开赛(1940-1948年比赛由于战争停办)的全部车型。

陈列车模的橱窗最上方,是历年勒芒24小时耐力赛的领奖台。走在上世纪7、80年代橱窗前匆匆一瞥,保时捷无疑是那个年代最大的赢家。

穿过模型展示厅,一款翠绿色老爷车中网前的英文映入眼帘:哟,这不是希斯巴诺·苏莎么,1904年诞生的西班牙超级豪华品牌,当年劳斯莱斯汽车的部分设计和零件都取自于他它。到1926年斯柯达拿到了生产许可进行了大规模生产,并在这款车上首次用斯柯达飞箭车标,现在“斯柯达车当年底盘比劳斯莱斯还贵”的说法就源自斯柯达产的希斯巴诺·苏莎。这么贵的车普通老百姓自然是消费不起,可以说希斯巴诺·苏莎几乎等同于权贵的特供车,例如博物馆中的这款希斯巴诺·苏莎H6C,它曾经就属于希腊的首席部长C.维尼泽洛斯。

和希斯巴诺·苏莎H6C面对面的是1919年款劳斯莱斯银魅Type J141 coupe,这颇有点儿针锋相对的意思。这款劳斯莱斯采用7.431升6缸发动机,最高时速90km/h,车前的介绍说这款车可以非常方便的由一款轿车变为敞篷车,而且头灯在车内就能进行调整——需要补充的是事实上从1919年开始,劳斯莱斯便将电灯作为的头灯的标配,而在当时汽车车灯还停留在使用石油或乙炔的阶段。银魅旁的两个可以放进后备厢的衣柜是埃托·布加迪委托爱马仕定制的,他本人曾在1912年游历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时使用过。

勒芒24小时耐力赛可把英吉利海峡另一边的沃尔特·欧文·本特利馋坏了,要知道英国上世纪20年代禁止夜间比赛,我大概能够想到当本特利得知在法国有个赛车比赛可以从晚开到早,再从早开到晚的激动心情。本特利激动,一群英国的“王思聪”们也开始跃跃欲试,他们就是著名的宾利汽车历史上著名的“宾利男孩”。“宾利男孩”和本特利一拍即合,大家愉快地组队开着照片中的宾利3L Sport来到了勒芒参赛,还一个不小心在1924年拿了个冠军,由此也奠定了宾利以高性能名扬世界的基础。

和T型摆在一起的是DS,大概是为了突出DS在设计上的与众不同,博物馆把这款车立着放在展厅。

停在DS旁的,是Socema Gregoire,一款采用燃气涡轮机的跑车。

从博物馆尽头折返,这里开始渐渐出现我们较为熟悉的赛车,比如画面右侧的这款22号车,它便是著名的法拉利166 MM——1949年勒芒24小时耐力赛重新举办以来的首个冠军车,博物馆中这款车是1982年Luigi Chinetti捐赠的,而Luigi Chinetti本人除了是赛车手外也是法拉利的经销商。

能见到法拉利250 GTO实车真让人感到兴奋,这款超级跑车产于上世纪60年代,无论对于勒芒还是法拉利甚至是汽车发展史来说,法拉利250 GTO都是一款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车型,目前存世的数量也就两位数,如果博物馆里的这辆不是复制品,那么价值估计也该过亿了。

余下的C组后的赛车想必各位也非常熟悉,毕竟这些赛车几乎都登陆过《Gran Turismo》游戏中,关于它们的介绍网上也一搜一大堆,这里就不赘述了。遗憾的是在勒芒博物馆,我并没有看到索伯-梅赛德斯C9,GT1组我也仅仅见到了保时捷911 GT1,像日产的R390 GT1抑或迈凯轮F1 GTR都缺席了勒芒的博物馆——大概这些赛车的战绩不如保时捷辉煌尚无资格进入博物馆,又或者这些缺席赛车现在正静静地躺在在某位汽车收藏家的地下车库里吧。

但我们正准备出博物馆时,突然看到入口旁边还有设有勒芒的名人堂,这里大概了罗列了勒芒赛事历史上比较重要的人物和他们的事迹。参观完名人堂勒芒24小时耐力赛博物馆之行就算告一段落了。

:round_pushpin:3、邓禄普桥真的是桥

出了博物馆我们便被布加迪赛道内的声浪吸引,我们一行人激动得赶紧跑上观众台。

这个观众席可以远远地观望发车区,位于照片右侧距离赛道外围墙不远处是一座小机场。

两位老师立刻投入到了工作中。

袁老师心里想的是来都来了,就拿邓禄普桥当个背景撸篇稿吧。

和我们一起欣赏赛车的,还有这对老夫妇。

然而我发现这个观众台距离起点太近,拍出来的车不太动感,于是琢磨着换个角度。在下观众台时又遇到一款路特斯。

这才是真正的观众席嘛,而且还面对邓禄普桥:这里刚好是个S弯,我想拍出来应该会很好看。

袁老师心想大概坐在这里写稿应该也很有感觉,于是也跟了过来——这张我对邓禄普桥发誓不是摆拍,袁老师真的就坐在布加迪赛道旁写了买车问问当天的推送。

保时捷几乎占领了布加迪赛道,据我观察应该不下5辆。

这位开着雷诺梅甘娜的小哥过弯有些操之过急横在了弯道上。

只可惜我24-70mm的镜头焦距有限,要想拍到更具有细节的汽车照片,还要距离赛道更近才行——比如跑道邓禄普桥上看看?

呵呵哒,人家早就提防着像我这种为了拍照命都不要(此处有单押)的老法师,看看桥的周围竖起的那些个尖刺……

事实上邓禄普桥表面上看是个巨大的广告招牌,其实在赛道上它还充当了人行天桥的作用,方便在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举办时人们可以自由出入赛道。

上到邓禄普桥的通道里面满是涂鸦,有写谁谁谁爱谁谁的,也有写摩托车手名字的,还有给川普画像的,看来外国人的素质也不怎么样嘛。

穿过邓禄普桥就可以看到Old Museum Bend,这个弯道翻译过来应该叫“老博物馆弯”,是在1999年重新设计的。

居然在一群保时捷中看到了一辆GTR和野马,大概只是开放练习的缘故,我们并没有看到几辆车你追我赶的激烈竞争,反而大家开得是一团和气。

由于最近的一场赛事在4月19-22日才开始举行,所以此时的布加迪赛道显得异常冷清,画面右侧的红房子是临时用于贩卖零食的商铺,现在也是关门闭户。不过透过空旷的草地,我大概可以想象到比赛举行时车迷拖家带口来到这里的盛况,一边吃着汉堡一边看比赛的情景可真让人觉得羡慕。

:round_pushpin:4、在保时捷弯偶遇保时捷的概率有多大?

是时候再一次祭出这张图了。离开布加迪赛道我们准备前往巴黎,不过既然来都来了于是在上高速公路之前,我们打算亲自在慕尚直道上跑一遍,也算是不留任何遗憾。

慕尚直道上的车可真多,两个减速弯在非比赛时也被封了起来,我们就这样一路前行,直到转过慕尚弯车才变得少了起来——目前慕尚弯道最快的尾速为335km/h。

我们的V60自然跑不到这么快,即便条件允许也不可能一路狂奔,毕竟这条路只有在比赛时才能叫赛道,平时也就是普通的公路而已。

虽然说这里是公路不假,不过在通过印第安纳波利斯弯时还是让我们稍微感受到了些许赛道氛围:弯道不仅倾角大,而且还保留了缓冲带以及赛道路肩,高老师驶过这里时还有意压了一下路肩,这感觉比连续碾压减速带还酸爽。

在我们停留的片刻,一群机车爱好者也在这里——我不知该说是飙车好呢,还是说聚会好。

看到我们在这里录视频,一位机车小哥走过来与我们交谈,原来他担心我们把视频上传到网上引来法国警察请喝茶,希望我们给他们脸上打一个马赛克——好的。

告别了机车小哥和他的伙伴们,我们继续前行——在通过保时捷弯时,迎面居然驶过一辆930,你说巧不巧?

前往巴黎时我们遇到了来到法国以来最大的暴雨,不过还好雨在我们快到巴黎市区时雨已经停了。

我们入住的巴黎Cecilia酒店距离凯旋门不远,和勒芒一样这里的双人床依然挨得很紧,满满的基情。

随意地走进楼下一家名为“熊猫面馆”的餐厅,这里居然有四川的担担面卖,不过端出来一看似乎这里老板对担担面有什么误解……

吃过面趁着还早在周围逛逛吧。一到凯旋门就遇到一群美国人(听口音判断的)坐着一辆加长林肯在凯旋门下自拍。

走在香榭丽舍大道上我发现其实这就是一条和长安街或者成都南延线感觉差不多的街道,只不过这里两边买的都是奢侈品罢了,路边乞讨的、喝醉的、飙车的、杂耍的一样不少,感觉非常吵杂混乱——一个细节是我们到麦当劳居然被安保人员告知需要开包安检(不分国籍,有包就要开包检查),不就蹭个厕所至于么。

巴黎是我们此次法国之行的最后一站,然而在巴黎我们既没有去凡尔赛宫也没有进到卢浮宫,却依然暴走了20公里。在这20公里的旅途中我们遇到了哪些有趣的事?想知道巴黎停车一整天要花多少钱吗?咱们下期见。

[ 本帖最后由 拍耍 于 今天 11:24 修改 ]
所属兴趣: 秀旅行
34
  • 0朵花
  • 0辆汽车
  • 0架飞机
  • 0座小岛
  • 0个666
  • 0个1024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虚位以待
  • 打赏排行榜
    ? 我有金币: 充值

评论 ( 7条 )

全部评论

拍耍 [ 楼主 ] 4月18日 18:35 [ 7楼 ]

根本没留意,我原来只打算拍一下睡地上那个人的[5X:0133]

_Vincent_ 4月18日 07:39 [ 6楼 ]

这是阿巴斯吗还是普通500 [http://15feng.cn/p/Fh0AaWSMRGhfoSNQKoQqVktprysp]

评论图片
_Vincent_ 4月18日 07:39 [ 6楼 ]

这是阿巴斯吗还是普通500 [http://15feng.cn/p/Fh0AaWSMRGhfoSNQKoQqVktprysp]

评论图片
磊子Mini 4月17日 16:18 [ 5楼 ]

赞赞赞

豆腐豆腐 4月17日 11:18 [ 4楼 ]

精彩,

老和 4月17日 09:15 [ 3楼 ]

评论惨案

StevenChenSaab 4月16日 21:03 [ 2楼 ]

精彩的游记

天黑人不黑 4月16日 17:53 [ 1楼 ]

沙发

此帖荣誉记录

显示打赏弹幕